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刘老二搬家

发布日期: 2020-8-21

   从妞妞5岁开始,刘老二家就一直在搬家。有时候是1年搬一次家,也有过时间最短的一次是刚刚住满3个月就搬了。

   他们住过瓦房,不足30平米,小小的,黑黑的,屋子里面所有的光都来自门外。房东在瓦房里糊了几堵墙,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隔间。就只有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是大家一起共用的。

    妞妞特别喜欢在饭点的时候去厨房。这个大瓦房里面有一户人来自四川,他家有一个女人,头发特别的黑。可能是因为她家没有孩子,所以特别喜欢逗妞妞玩,也喜欢给她东西吃。

  那天他们在熬猪油,整个厨房里面都是香香的猪油味。妞妞刚刚脱下书包就跑进了厨房,“阿姨好!”黑头发听到了就都会回应一声,“哎,来来来,吃一下这个!”妞妞走上前歪个头假装问着:“这是什么啊?”黑头发听了直笑妞妞:“行了行了,快吃吧,整得好像没有吃过猪油渣似的。”妞妞用小黑手接过,吹了吹就直接塞进嘴里了。耳朵里面就都是卡兹卡兹的声音了,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就只是脆脆的,“嗯,真好吃!”一边说还一边点头肯定自己。

    刘老二在一旁做菜,听到妞妞说的话后拿起铲子挥了挥,大声道:“都是肥猪肉,别人家的就香,自己家的就吐掉是吗?”妞妞顿时就闭嘴了。“今晚要不吃我就把那肥猪肉从你耳朵里塞进去!”黑头发在一边打着圆场,调侃着刘老二:“要煮就煮得好吃些,看看你女儿多廋,就那二两肉。”刘老二听后握紧了手里的铲子:“都有肉了还不好吃那还要怎样?”

    后来两人的对话妞妞都没有听进去,就只是一个劲地盯着地上的蚂蚁看,看一下又踩一下,看着那些一群一群蚂蚁的窝从小小的一堆变成一摊平平的泥沙,旁边的小草也都乱糟糟的,有的还泛点汁水。

黑头发看着妞妞跳着进了租房里,拿起朋友送的一个少了一边镜片的眼镜带上,一会儿看看厨房这边,可能觉得太亮了。又回过头看看屋里。

     黑头发问刘老二:“你这得好好干了,这工作说丢就又丢了。再这样下去,你家妞妞真的就连幼儿园都没得上就直接去了小学啊?”刘老二没有说话,又翻了翻手里的菜,滋滋滋滋地炒菜声掩盖了黑头发的声音。黑头发见刘老二没有出声,又扩大了音量:“实在不行你就让妞妞来我家吃住,我也当她就是我和老王的孩子了……”黑头发话都没有说完,刘老二就不耐烦地说:“你要真想要啊,就和老王努努力,实在不行就让他晚上早点回来,别一天天地整天在外面瞎混!”说完一个锅铲一捞,油光锃亮的猪肉一颗不少地落在不锈钢的铁碗里,锅铲和不锈钢铁碗碰撞发出“铮”的一声,声音有些醒神。

   那个瓦房妞妞就住了3个月,合约一到期妞妞一家人就搬到一个楼式的出租屋里了。比起瓦房她更喜欢这儿,这里有属于自己家的厕所,不用排着队等邻居上完厕所,有些人是被妞妞清楚地记在小本子里面的,那些个上完厕所发现桶里面没有水就直接不冲的就尤为可恶,每次妞妞都想跑到他家骂他一顿,其中有个人就是和她同龄的壮壮,她常常会在心里鄙视他,还说是什么上过幼儿园的小朋友呢。

    妞妞住在第四楼,每次走到三楼就走不动了,又或者将第三层误当作第四层就直接右拐进去第一个房间。301的门常常是开着的,里面住着一个六年级的大哥哥,在妞妞的认知里面,六年级就是最最最厉害的年级了,她常常会崇拜地看着那个大哥哥,并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念六年级!

    妞妞回到家就看到叔婶在又在吵架了。大哥哥问过妞妞为什么她要喊他们叫做叔叔婶婶,而不是叫爸爸妈妈,妞妞不懂,反正记忆起,那个人就叫叔叔,那个人就叫婶婶,在他们乡下,也压根没有小朋友喊爸爸妈妈。妞妞一回到家就看见婶婶很生气地指着叔叔的脸骂,“看看你,有脸当妞妞的老豆吗?一个晚上就把她要上幼儿园的钱全部赌输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再这样做,你不仅仅没有老婆,女儿也都不用要了!”刘老二更是怒发冲冠,“你这个疯婆子,我什么时候把那个钱赌输了!结果都还没有出来呢,就一嘴一个输输输,要真不输才怪呢!”妞妞看着两个人越说越大声,婶婶本来是坐着的,被气急了,一下子就“噌”地站起来,还顺带着把一只手插到腰处,另一只手狠狠地指着对方的脸,颇有气势。叔叔一看,马上不服输地也站了起来,“噌”地比第一个更有气势。“嘭”地一声,他的脑袋就和第二层的铁架床来了个亲密接触,脑子疼得直嗡嗡叫。“哈哈哈。”婶婶插着腰笑得前仰后合,不明所以的妞妞也笑了起来。

   妞妞在睡梦里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一句话,“呐呐呐,你看看,你快看看,我中奖了,哈哈哈!”

在9月份,妞妞背上了属于自己的小书包。婶婶说了,从今天开始,她叫刘飞凤,这是她的读书名,要牢牢地记住了,以后读书才能聪明。

    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问小朋友们知不知道自己爸爸妈妈的名字怎么写。妞妞不懂,放学的时候问老师:“老师,爸爸妈妈是不是叔叔婶婶?”老师蹲下来和蔼地说:“叔叔婶婶不是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是和你一起生活,送你上学,把你养大成人的血肉至亲。”妞妞说:“那和我一起生活,送我上学的就是叔叔婶婶,那我可以喊他们爸爸妈妈吗?”老师用诧异地眼神看着妞妞,迟疑了一会儿,用怜爱的眼神将妞妞的脸仔细描绘了一遍才说:“当然可以啦!”妞妞一回到家,远远看见刘老二就兴冲冲地大喊:“爸爸!我回来啦!”

      刘老二迟疑了一会儿,就说:“搁这瞎喊什么呢?”

      妞妞说:“老师说了,要喊你爸爸!我有爸爸了。”

   刘老二面目狰狞地拧起妞妞的耳朵:“你在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没有老爸了,那我是个什么东西?”妞妞委屈地挣扎说:“你不是我叔叔吗?”刘老二哑口无言。只能又抽起鞋底对准了妞妞的屁股使满了劲。

    妞妞在上二年级的时候,又搬了一次家,听叔叔婶婶的意思是那里离学校安排的校车接送点近,这次是搬到了一个菜市场的二楼,菜市场的二楼上面都是出租房,神龙混杂,哪里的人都有。

     二楼的出租房是围成一个“回”字的结构,除了中间的口是用来晒衣服的其他的都弄成了出租房,一点儿空隙都没有留着,走廊也是窄窄的一条。但是这并不妨碍小孩们跑来跑去,压根不听大人的呵斥和邻家的投诉,调皮得很,还时常会趁着谁家的门没有关紧,就偷偷溜进去偷东西。刘老二在搬家的时候就狠狠地警告过妞妞,让她别学那些小孩,不然就打断她的手。

 妞妞住在001房,她的邻居住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姐姐,她穿着黑色的小背心,穿着黑色超短裤,拉过的黑直发头上戴着一个漂亮的发带,每天都会涂着得白白的脸,黑黑的眼,红红的嘴出门,身上还有浓浓的香水味。妞妞很想拥有这个漂亮姐姐的发带,常常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但有时候姐姐回来时身上也会带着红塔山的烟味和燕京的啤酒味,妞妞的鼻子是不会出错的,她常常帮爸爸买这两样东西,都是爸爸在骂了她。打了她时喊她去买的,买完之后就会把零钱给她。

    所以妞妞总觉得这个姐姐常常都很难过,才会经常带着这些味道回到家里。她鼓足了勇气,喊住了正要路过她的姐姐,“姐姐,以后不要带这些味道回家了。”

姐姐诧异了一下,看着这个矮矮的小孩。妞妞一下子就觉得这个姐姐好高好高,妞妞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姐姐没有继续停留,自顾自的打开自己的房门,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把鞋子随意地扔在门口外面。

    第二天晚上,妞妞在做班主任留了一道算术题,妞妞根本不会做,叹了口气,把脑袋放在两个握成拳头的手上,脑袋一会晃向左边,一会儿晃向右边。突然想到之前住在楼式301房的大哥哥,拿起本子和钥匙就要往外冲,刚刚锁好门的妞妞就看见隔壁的姐姐回来了。

    这次姐姐的身上没有红塔山和燕京的味道,脸上是黄白黄白的,穿着白色长体恤,手上还拎着一袋菜。妞妞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反而是姐姐主动搭话,“这么晚了,还要去哪啊?”妞妞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一下,“姐姐可以教我写一下算术题吗?好难啊,我不会做。”姐姐迟疑了一会儿,便说到:“那你拿过来给我看看。”

     听完姐姐的讲解,妞妞瞬间就觉得姐姐比六年级9的大哥哥还要厉害,“姐姐好厉害啊,姐姐是不是也是六年级的学生!”姐姐听了一下儿,无所谓地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弹了弹烟盒,熟练地从抽屉里找到打火机,“啪嗒”火苗就从那个小小的口喷出来了。妞妞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姐姐的眼神,她低下了头,看见抽屉里放了那个她常常戴在头上的发带和一个厚厚的本子,本子旁边夹着一只黑色钢笔。妞妞管不住自己的手,伸手去翻了翻姐姐的本子,姐姐突然就生气了,狠狠地合上了自己的抽屉。险些夹到了妞妞的手。

那晚之后妞妞再也没有见过姐姐。

    一天晚上姐姐一个很重要的本子不见了,满屋都翻遍都找不着,想起下午买菜时想着菜市场就在楼下就图方便没有锁门,她怀疑是有人进了她屋里偷了本子,就要求房东调监控。但是房东不愿意,说单单一个本子怎么会有人偷。没有办法,姐姐只好挨家挨户地找她失踪的本子,但一直无果。

    后来姐姐扒出了这个出租房根本没有安监控,那个安装在墙上的监控只是一个摆设。房客们听说后把房东围在走廊,要求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晚,妞妞在床上听着门外的闹哄哄地争吵声,眼睛紧闭着,手里攥紧了压在屁股下的本子,冷汗一直不断地从额头处冒出。刘老二看着妞妞的脸觉得不对劲。摸了摸妞妞的额头,并没有发热发冷。他眉头紧锁,猛地一下扯掉了妞妞的被子,抽出妞妞的手发现了一个厚厚的本子。刘老二的眼睛紧缩,眉头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堆,每个字都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来;“是你偷的?”

     001的房间门紧锁着,里面不断传出皮带抽打的声音和妞妞的哭声,求饶声,“我不敢了,啊!再也不敢了……”

    打了好一会儿,刘老二手里拿着本子打开房门,走到姐姐的房门前,这时人都已经散了。

    刘老二敲了敲门,门就被推开了,里面空荡荡的,留下的只有零零散散的杂物和垃圾,刘老二心里很是复杂,又将本子拿了回去。

       第二天.刘老二一家又搬家了。


下一篇: 搬家打包二三事
上一篇: 搬家之前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本站:130-3292-7252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