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搬家,一个武汉人的记忆

发布日期: 2020-3-20

文/大牛先生

   

  从小到大,其实搬过很多次家。


  一,汉口 /唐家墩


  第一次大的迁徙,就是从我们那个小村子搬到武汉来。那个时候,我还小,甚至还没上学。一家5口,全部挤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房间里。年代虽然很久远,但是我却印象深刻。位置在汉口,唐家墩那里,房东是个武汉的土著,当然,不是土著的话,也不可能会有房子租给别人住。毕竟那个年代,买房这种概念都还没有形成。那么有房子出租的,都是祖上传承下来的房子。我们家租了一个单间。爸爸说,从村里举家搬迁到武汉的时候,也就只是挑了两个箩筐就走了。这就是全部家当。我们租的房子隔壁住了一个屠夫。杀猪卖肉为生。他有个单独砖砌的小房间,有水管,地面长期有血红的血水。他的猪都是在那个单独的小房间里完成屠宰。隔个一两天就能在我们住的房间里听到猪的哀叫。由于和那个屠夫是邻居,关系还比较好。那个时候猪肉还是凭票供应的,由于是邻居,所以屠夫经常会给以很便宜的价格给我们 一些猪的内脏什么的。特别是,那个时候,老爸刚好出了工伤,右手两个指头被船压断,住院治疗回家后,经常得到屠夫的照应,刚刚杀的新鲜猪的猪血啊,猪肠啊,猪心啊什么的,老妈就在家熬汤给爸爸补充营养。那个时候的猪,都是没有任何吃任何饲料和添加剂的猪,所以猪肉也都是好东西。完全不用担心有非洲猪瘟这种疾病,那个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有非洲,更别提猪会有非洲猪瘟。


二,汉阳/建港

在唐家墩大概住了有1年左右,有很多东西都印象模糊,只记得武汉的9路公交车的终点就是唐家墩,而另一边的起点就在王家巷。爸爸当时在王家巷上班,每天跑月票。相信40岁及以上的人,也许对月票这种东西还有些许记忆。而现在这种东西已经被某种卡所代替,原来的月票,都已经被扫入了历史的垃圾桶。那个时候我大概6岁,一个人从唐家墩到王家巷去找老爸。来回多次,老爸老妈从来没有担心过我。你现在还敢让一个6岁的孩子,像这样在外面瞎逛吗?你会觉得安全吗?几十年过去了,安全感是不是也随之而去了呢?

  随之我们搬到了汉阳的建港。也租了一个单间。那个房东对我们家很好,许多年后,老爸还带我们回到那里去探望那个房东。一个很和蔼可亲的老妇人。那里印象很深的事是隔壁一个租户,有一天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正好在放黄日华和翁美玲演的射雕英雄传,我的个天,每天晚上他家里就挤的里三层外三层,满满一屋子人。那个时候我十分瘦小。非常会爬树,几个小伙伴经常攀爬现在盖房子搭的那个脚手架。现在想起来,怎么小时候尽玩些要命的玩意呢?经常为了体现能耐,爬的老高的地方炫耀。现在想想都后怕。能活到现在,真是侥幸。那个时候一起玩的小伙伴给我取了个外号“金丝猴”。这个名字现在看来,是有点匪夷所思。当时我和我二姐都在建港的一个小学上学,大概在2年级的时候,我们又搬家了。


三,汉口/武汉关


        在武汉关住的那些年,我觉得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无忧无虑,没有现在孩子的各种兴趣班,各种补习等等。小伙伴们经常一起到江边到沙滩上玩各种游戏,经常到我家平台上挑战各种作死到游戏。真如那首歌唱的一样,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总觉得毕业遥遥无期,可是转眼就各奔东西。小学毕业,都进入了对应的初中,我们对口的初中在汉口的六渡桥。离武汉关大概也就4-5站路的样子。基本上每天都是走着去上学。那个时候,走个4-5站路,感觉一点都不远。经常和同学结伴,走到汉口的民众乐园就拐到里面的游戏厅玩几盘街机,临到要上课了,就往学校飞奔。学校在一条巷子里面。学校门口经常有些不良少年,在学校门口堵学生,然后抢走学生到零花钱。我也被抢过几次。上初中直到初中二年级之前,我个子都非常矮小,经常被这些不良少年欺负。后来到初三,我终于长个子,也就再没有被人堵过。所以说不良少年也是看人下菜的,你真的五大三粗的体格在那里,他们也要考虑万一打起来打不打的赢吧?而那些不良少年中,有一些是曾经认识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混社会的不良少年,大部分都没一个混的好的。曾经我们班还有个同学立志要混黑社会。于是就和那些不良少年混到了一起。混没混起来我不知道。我想那个时候想混社会的那些少年,是不是大部分都是受了香港电影《古惑仔》的引诱。都觉得自己去混社会就会成为陈浩南,成为山鸡,风光无限?其实不管黑社会,白社会,想混好都没那么容易。世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非九死一生,以命相博,万中无一的幸运儿才有可能风光。大部分人只是普通的百姓。做那些帝王梦,只是意淫罢了。


      武汉关的北面,是现在的武汉港,我们搬到那里的时候,武汉港还没有开始建,那里只是一个江堤,那个江堤上没少留下我和小伙伴的脚印。后来建成了一个船形模样的武汉港。再后来,由于陆路交通的发展,水陆交通基本上没什么太大作用,那个武汉港口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现在变成了一个科技展览馆。以前从武汉到上海,到重庆,都是坐船的。现在除非旅游,基本上不会有人考虑坐船去。再加上武汉要把大桥二桥中的长江完全的建成风景休闲区,那些在两岸的港口,码头基本上再无生产的功能。因为都开始没落。我老爸就是管那些港口码头的,后来看着他们公司慢慢的不景气,开始下岗,裁人。一个风光的时代就此落幕。包括我们住的那个大楼,最后也卖掉了。现在那里建成了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叫江尚小区。现在从那里过,看到那些高楼,就会想起曾经逝去的青春岁月。


四,武昌/徐家棚


        大概在初中2年级的下学期,我们又一次搬家。搬到了武昌的徐家棚。这次应该是一个无比兴喜的搬迁。因为徐家棚这里的这个房子,终于不再是租的了。而是爸爸单位分的房子。一家人,在武汉终于有了一个自己的房子。房子不大,大概60平方。两室一厅。老爸用他的辛勤劳动换来了单位的认可,终于分到了住房。很多人其实很怀恋那个时代,可以分房子的年代。因为现在的房子大部分是要花钱买的。刚刚搬过来的时候,这个小区是这里最新的一个小区,周围都是低矮的平房。再走远一点就是一些农田。现在的秦园路,在我们搬过来的时候,是一个菜市场,每天回家都要走过这个菜市场。这个菜市场路面上的淤泥大概有1公分厚。遇到下雨,整条路上全是泥巴浆浆。


        主路是和平大道,也并不宽,只是一条双向的车道,而且路面到处都是车子压出来的坑洼。公交车只有16路和76路。搬到徐家棚,可是我还在六渡桥上学,于是上学跑路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有两条路线可以供选择,第一,从和平大道坐76路公交车,到现在到汉阳门,就是大桥下面,然后从那里坐轮渡到武汉关,再从武汉关转车到六渡桥。第二,从月亮湾码头先坐轮渡到滨江公园,再转24路公交车到六渡桥。只是从徐家棚到月亮湾码头这段路并没有公交车,只能骑自行车过去。于是第二条路我跑了接近1年。每天很早起来,骑自行车,转轮船,坐公交。回来就坐公交,转轮船,再骑车回家。


      那个时候,武汉二桥刚刚开始修建。等我初中毕业了,二桥也就修好了。二桥过来的这条路,叫武汉大道,现在是一条非常宽敞的快速路,到武昌这边还有高架桥,直通东湖到梨园。而那个时候,这都是一片农田。人道沧海桑田,变化还是很快的。在搬到武昌徐家棚之前,我从没有来过武昌。只知道当时我念小学的时候,我们那个班主任家是住武昌,每天都要坐船过江。他家在华中理工大学里面。就是现在的洪山那边,在汉口的人,一听武昌,感觉就是另一个城市,武汉三镇之大,确实让人有同城异地之感。特别是现在的光谷,到汉口的哪怕江汉路,感觉都是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如果一个 汉口的和一个武昌的谈恋爱,基本上和异地恋差不多。


      即使到了今天,地铁横穿汉口武昌,还是感觉距离比较远,动则几十公里的距离。由于工作原因,我几乎跑遍武汉各处,包括武汉远城区。基本上哪里都比较熟悉。所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武汉还好,而且我觉得我就是武汉人。不似某些人 ,在武汉住,在武汉赚钱,却从不认为自己是武汉人。动不动就瞧不起武汉人。我曾经和朋友聊过,武汉人分两种,一种是土著武汉人,另一种就是移民的武汉人,真正的土著武汉人有多少呢?算上郊区的,土著武汉人不足400万人。而现在武汉是一个接近1500万人口的地方,你觉得你不是武汉人,那你是什么?


五,武汉之外/漂泊


  房子从来不是家,任何房子都只是一个居所。现在流行那些大龄青年相亲,言必房车之类的,其实也是社会所逼。毕竟租房住,始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长达30年的话,那就非常可怕,还不如到银行借贷款,还房贷。正因如此,所以大部分人都沦为了房奴。在离开学校后,我从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没有女人,没有房子,为了工作而四处奔波。10年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最终还是带着一身疲惫回到武汉。好歹这里有我的家人。人大了,也不能老和父母住一起,最终也走向了租房。当然,租房的前提是有了女人,如果没女人的话,还是可以舔着脸皮赖在老爹老妈那里也无所谓,毕竟,啃老这事,干了不是一星半点的了。但是多了个女人,再好的亲情时间一久也会变的尴尬无比。所以人和人保持良好感情的前提,是要先保持好良好的距离。我常说,人是生而孤独的,终究有一天,父母,子女都会离我们而去,那个时候,能陪伴你身边的人,也许只有你的男人或者女人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家庭关系中,最重要的是父母相爱才是对子女最好的教育。除此无他。这是小孩子建立健全人格的基础。父母关系差的孩子,在人格形成过程中,多多少少都有各种显性的或者隐性的障碍。


  其实从学校出来,已经一个人住习惯了,基本上要去哪里背个包就走了。但是一但和女人住一起了,那就眼睁睁的看着附属的东西越来越多。你还没法说,因为这是生活必须。直到这次搬家,累的像条狗了,才深有体会。


六,武昌/徐东


在这之前,其实我和我的女人,住在汉口,这次搬家到武昌,才知道东西之多。光鞋子就装了5箱。我有4双阿迪达斯运动鞋,虽然我基本上很少做运动。一双天伯伦的休闲鞋,我的女人在香港给我买的,据说在内地买同样的鞋子价格是3倍,还有一双他从香港买回的皮鞋,从来没有穿过,一直就包装的好好的躺在那里。一双布鞋,我在武汉整个夏天都只穿这一双鞋。因为可以不用穿袜子直接穿,所以出勤率比较高。还有两双人字拖,一双家里穿的 一双外面穿的。外加一双冬天穿的棉拖鞋。仅仅只是我的鞋子,已经超过10双。不算不知道,这一清,真是吓一跳。这么多鞋,大部分的时候,我总是穿的同一双鞋,只要这个鞋够舒服就行。大部分的鞋子,对于我来说,实际无用。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鞋呢?我自己主动买的鞋子实际只有三双,两双球鞋一双拖鞋,而大部分的鞋都是女人买的。女人真是天生喜欢购物。


  难怪人家说马云是站在女人背后的成功男人的。买的时候挺贵,穿的时候很少,搬家的时候又舍不得丢,于是只能就这么打包搬,一趟一趟,累的半死。根据目前这个状况,鞋子衣服之类的东西,至少有一半都是不用或不穿的。实际不用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就是垃圾。而我们就让自己制造的垃圾包围着自己。贾宝玉说,赤条条来去,一场空。在来和去的路上,我们附带了太多太多不需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大部分只满足于自己曾经一时的好奇之心,或者攀比之心。仅此而已。还有一个难办的东西是书籍。买了好多书,买的时候当时想着一定会读的,结果,买回家后丢上书架,连封皮都没有拆过。书都是自己买的,还是新书,更是舍不得丢弃。于是又自讨苦吃的扛了几箱书。现在每每写起东西来感觉词穷的根本原因,还是读书太少啊。


下一篇: 给爸妈搬家
上一篇: 搬“家”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本站:130-3292-7252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