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李向宁:搬家

发布日期: 2020-3-13

人的一生中,大都有过搬家的经历,尤其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搬家更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从1982年至2000年的18年中,就有过三次搬家的经历。


上世纪50年代末,我出生在西宁一个普通干部的家庭。小的时候,由于兄妹众多,母亲体弱多病,父亲一人工作,家境比较贫寒。那个年月,日子清苦不说,住房更是紧张,我们5口之家一直挤在父亲单位分配的两间土平房里居住,没有家具,没有客厅,满屋都是床,而且生火做饭也在屋里,生活非常不方便。


我和弟妹们渐渐长大,为了将我们分开住,征得单位同意,父亲只好在屋的外面搭了一间简易土房,即是我的卧室,也是一家人的厨房。夏天还好,一到冬天,简易土屋冷得像冰窖。因此,每到冬天最冷的时候,我就发愁,时常厚着脸皮跑到家庭人口少、条件较好的同学家借宿。于是,初中刚毕业我就参加了工作,一方面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一方面也是为了在外面找个住处。还好,我参加工作的工厂有职工宿舍,尽管3人一间屋,但最起码冬暖夏凉,吃住无忧,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分满意了。


岁月如梭,转眼到了1981年,我结婚的时候不能再住宿舍了,只能向单位申请住房,职工们虽然住的大都是企业的福利房,但是人多房少,分房需要论资排辈,我参加工作没几年,轮到我肯定很困难。好在我工作拼命,成绩优异,突出的表现赢得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也为分房赢得了加分,一年后我分到了一间旧库房改造出来的平房。这间平房地处厂区边缘,靠近锅楼房,尽管只有22个平方米,但对我来说就算是很不错的了,所以,我心里美得整天哼着小曲儿,下了班就忙着去收拾。妻子也为我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而高兴,连续几夜都没睡好觉,顶着暑天烈日去打扫卫生、置办家具,忙得不亦乐乎。搬家的时候,心情真是很特别:兴奋中透着自信;惬意中藏着自得。有了家的感觉真好! 


日子是慢慢熬的,有了家的喜悦过后,日子的苦涩才开始显现,由于房子小,屋里摆上一张双人床就占去了边壁江山,何况还要待客、学习、做饭,拥挤得转不开身,好在厕所还不包括在内。尤其是有了儿子以后,一家人的活动范围就更小了,刚学会走路的儿子在屋子里跑不开,晚上也只能和我和妻子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因为房子小,家里不敢来人,孩子没有老人看,刚过两岁就送进了幼儿园。房子虽然靠近锅楼房,但没通暖气,夏天热,冬天冷,屋里再生个火炉,更加拥挤不说,还烟熏火燎。房子前面是锅楼房的煤场,大风一吹煤灰乱扬,时常就得关紧门窗。房子后面是一条河,河水浑浊上面漂着一层垃圾,夏天的时候时常飘来难闻的气味。就是在这间房子里,我娶妻生子,享受了家的温暖,人生也迈进了而立之年。


改革开放以后,企业摆脱了计划经济的束缚,落实经济责任制,开始股份制改革试点,有了一定自主权的企业,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重点在计划经济体制的框架内引入市场经济因素,企业按市场价格销售产品的比例逐渐扩大。利润留成、股份制、承包责任制等一系列政策是企业迈上了新台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增加,职工的收入、福利和生活水平也“芝麻开花节节高”。有了钱的企业开始新建职工住宅楼。


看到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楼房,我住上平房的那种自豪感、幸福感早已荡然无存,我热切地盼望着我所在的企业也能像其他有钱企业一样早日盖上楼房。让我们这些工人也尝一尝住洋楼的滋味。



愿望很快就实现了,1987年,单位在大门右侧临街处,盖起了一栋4个单元7层的住宅楼,从楼房挖地基开始,我和我的同事们就激动得天天上下班站在工地看建设进度,心里恨不得他们几天就能把楼盖好。在我们的望眼欲穿的期待中,1988年底新楼房子终于落成,按照工龄我分得了一套64平方米的二居室住房。客厅卧室和餐厅虽然都不大,但毕竟是各有天地,一家人学习生活互不干扰。晚上,我们全家吃过饭后,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心里那个美呀,真是油然而生。住进新楼房,看到别人羡慕的目光,听到别人的啧啧赞叹,我心里像三暑天吃冰棍,别提多得劲了。这是我的第二次搬家。


我第三次搬家是在2000年。在此之前,我因工作努力,被企业委以重任,职务有了提升,被市里录用为国家干部,在管理层工作三年后,由于爱好写作调到新闻单位工作。2000年新单位盖家属楼,尽管我是新人,由于工龄长还是很幸运地分到了一套三室两厅双卫的住宅。刚好赶上房改,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仅交了不到10万元。钱不多,房子还大,简单装修后,两间作了卧室,一间就当了书房。拥有一间书房,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穷酸文人的要求不多,一不求金银,二不求豪车,就想有个自己的书房,能安心读书写字,这大概是一辈子的享受。卧室多出一间,儿子去外地读书,放假回来也有自己的天地,厨房设施齐全,妻子也有烹饪的用武之地,可以大展身手。阳台宽敞明亮,养些花种些草,装饰了环境也愉悦了心情。妻子说,“这房子既是咱们的固定资产,也是咱们的金窝银窝。”


2008年儿子毕业后留在故乡西安工作,有了一定积蓄的我,资助儿子在西安购得一套住房。儿子搬进新房的那天,給我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中高兴地说:“爸,我已经搬进了新房子,您们退休后就回来住吧。”


我说:“叶落归根,我们可以考虑回老家,但不会和你一起住,要住也要自己住”


儿子说:“要不在西安再买一套房子,您们辛苦操劳了一辈子,晚年应该享受一下生活才对。”儿子的话我虽然有点感动,但目前的生活我很满足,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儿子说:“老人一般都跟子女,你看咱们院的老人大多数不都跟子女走了,有的去上海、有的去北京,有的去成都,哪一个不是想方设法跟儿女在一起?


儿子的这番话,言之凿凿,入情入理,我当即答复他:“好吧,我们退休后再考虑去西安住。”如果是这样,看来我还要进行第四次搬家了。老话说,三次搬家犹如一次失火,指的是家越搬越穷,而我却认为这句话已经过时了,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我的三次搬家其实就是生活品质的三次提升,家越搬越大,房越搬越新,就算是火,但也是吉祥之火,进步之火,改革之火。


我的搬家史,见证了我家生活的变化,也见证了我们一家人的成长经历。这些见证已经成为我工作和生活的信心和动力。而这些见证,不正好也是祖国改革开放、社会进步、国家强盛的、人民富裕的的有力见证吗?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本站:130-3292-7252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