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搬家记 | 和旧日生活说再见

发布日期: 2020-10-29

天气晴朗的周六,工人把我们最后一件行李运上了搬家公司的车。我们自己的大 SUV 后备箱也被随身带的一大一小两只箱子、海星的旅行婴儿床以及猫咪的自动猫砂盆塞得满满当当。再把海星固定到 car seat 上,猫咪抱在怀里,一车四人一猫,就这样一路向北开去。


搬家的事是三月左右定下的,小星毕业后找到了最心仪的工作,在北加州湾区。很多人猜是不是去了特斯拉?是不是去 google?都不是啦。他依然是去研究机构做 research,工资微薄,但却实实在在是他内心真正想要做的事,职位本身竞争激烈、要求极高,而他足够优秀拿到了 offer,我是很为他骄傲的。


只是要去北加州,我内心实在是一万个不情愿。南加北加虽然都是 California,但生活方式、人文气息等都截然不同。在南加生活这六年,我早已被热烈阳光和柔软海滩宠坏了,只要你愿意,日日都像是在度假。这里生活压力较小,人们大多放松慵懒,要求不多,处处都是穿着背心短裤拖鞋、晒着太阳一脸满足的人。明媚阳光照得人心胸开朗,许多事就不太会计较。


北加我并不熟悉,印象中是冷一些的,从气候到文化人情都是。科技气息浓厚而生活成本太高,人们多少会更精打细算些吧。


但我们又没得选。学术路不比业界,是很窄的。小星的科研做到一定细分的程度,全球范围内符合他研究方向的组都数得过来,我们太多朋友为了走 research 这条路,去的都是如威斯康辛、北达科他等荒凉地。而我们有湾区这个选择,已经非常幸运,也是小星为了家庭只考虑东西两岸大都市,又努力争取来的结果。待几年后他这个研究项目告一段落,一家人要再流落到什么荒郊野岭也说不定。


没办法。小星有他的理想,保持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而我在浮华博主圈里待得越久,越是珍惜他这理想的干净与浪漫。我自己是个享乐至上的人,但也觉得过这一辈子,除了赚钱、成功、享受生活这些字眼,总也该有些别的东西,总该留下点什么。小星有这样的心性,我是很高兴的,冥冥之中像是平衡掉了我自己享乐挥霍、自私又虚荣的愧疚感,反而觉得心安。所以无论去哪里,无论接下来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想要尽我所能地去支持他。


就这样,我们决定离开洛杉矶。




搬家的那一周,我的心情持续低落。我们请了搬家公司来帮忙,选择的是包括打包的服务,理论上来说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工人会来帮我们把所有杂物一件件打包进纸箱,大件家具拆分包好,搬运到新家后再帮我们组装进房间。“建议你们可以先过一遍行李,把不需要带的东西挪出来清理掉,比较省力,你们搬过去后也清爽”,搬家公司的员工说。




就在这个清理过程中,心态一点点地崩掉。每过一个房间,心里想的都是,啊这里即将被清空了啊,以后再也不会在这里生活了。平日里我没少抱怨这间房子层高不够高、floor plan 设计不够实用,车库不够大,地板也不够厚。然而在得知要离开的那一刻,它便成了世界上最好最美的房子。蓝灰主色调的墙壁颜色是真的很美啊,干净又有格调,我之后看过许多间房,都没有它这样时髦而温馨。客厅大大的落地窗外是六棵法式梧桐树和一架秋千,每天清晨就有温柔的阳光透过窗洒进餐厅。还有我的衣帽间,我总嫌它小,时不时会后悔当时修整它花了太多钱,然而将一切清空后,又觉得这简直是最好看实用的衣帽间了呀。


还有我们永远生机勃勃的后院,有那么多小动物日日来做客,总有热热闹闹的戏看。孔雀妈妈时不时会带几只小孔雀来睡午觉,前院树上常年住着一只尾巴很大的漂亮公孔雀,黄昏时会准时从我们二楼房顶飞到树梢,衬着粉红色晚霞,是非常童话的景象。夜晚时会有拖着大大黑白色尾巴的臭鼬匆匆从院里经过,偶尔在家里闻到刺鼻气息,我们就知道是臭鼬放屁攻击了,要赶紧把家里各处门窗关紧。有小浣熊拖家带口一大帮来偷喝给元猫放在门外的水碗。还有每年春夏必来院里扎巢孵蛋、日日欺辱元猫的知更鸟,今年只有雄鸟一人时时站在树间叫唤,小星就操心得很,说今年知更鸟没有找到女朋友啊。。。




刚刚搬进这间房子时,我们晚间出门散步,看着自家院子就常常说,以后有了孩子,家附近就有这么多小动物一起玩儿,他一定喜欢。后来海星出生,浣熊和臭鼬因为夜间活动他是没见过的,但孔雀他熟悉得如自家人般,路上见到一定追着跑,不到一岁时就已经会模仿孔雀的叫声,问他,孔雀在哪里?他便会手指院子外,配合着哇哇叫几声,实在可爱极了。





这几天我们在湾区,暂住在亲戚家里,也有一间小小后院。有天陪海星看图画书,翻到一页有孔雀,他立刻手指向后院,意思是孔雀就在那里。我抱住他想跟他说,这里的后院没有孔雀呀,我们要搬家啦。又说不出口,心里伤感得几乎要落泪。这两个星期他跟着我们居无定所,不知道他小小的心里,有没有想家,有没有思念那些孔雀?




搬个家引出这么多离愁别绪,我自己是没有预料到的。想到以往搬家,次次都潇洒得很,搬走后头也不回,根本不思念原住地。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在这个家里有了海星,所以牵挂格外多些。


原本想着搬到湾区后,最大的困难大概便是我需要重新建立自己的工作团队,摄影师、化妆、视频拍摄,都要重新找人重新磨合,对我的工作来说确实是不小的牺牲,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最差的情况,我可以每两周飞回洛杉矶一次,把工作拍摄集中完成,虽然麻烦了些,但也是可行的吧。


然而越到临走前,越发现生活的羁绊,又不仅仅只是工作方面。我们在洛杉矶住了六年,买过两次房,搬过三次家,扎扎实实地在这里已经 built a life 了。除了历经长久的磨合、已经足够默契并彼此都成为好友的工作团队,除了我们相处几年的老友们,这里还有每周几次来家里帮我们做清洁整理、已经熟稔信任如家人的阿姨;对我们家庭情况了如指掌的理财师、会计师、律师,我用惯的发型师、健身教练,有我的妇科医生、牙医和海星的儿科医生,每周见一次的按摩师,甚至固定去的美甲沙龙,也都不过在离我家车程15分钟内,每一位,都是在这几年里我们精挑细选、再细细磨合出的。


一搬家,这每一位,都要再重新寻找重新磨合,单单是给海星找阿姨就足够我头大。走之前那两周,我去健身,去做美甲,去银行,次次都会想到,天哪我们搬去了湾区又要去哪里做这些事?能不能找到这么适合我的教练?


心情就又一路沉下去。我还一向以为自己潇洒,没有什么是 can't live without。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生活里有这么多人出现,人生有这么多的羁绊。




回想年轻时离开一个地方,真的是简单潇洒极了。高中毕业时从青岛去香港上学,只带了一个大黑箱,装着被褥枕头和几件换洗衣物,孑然一身就住进了学校里。之后年年换宿舍,东西越积越多,但也总能在半天内搞定,下午整理好新的床铺,还可以洗个澡,高高兴兴和朋友跑去沙田吃饭。毕业后从香港离开时,足足装了13箱行李寄回家,已经觉得东西实在多到夸张。


而这次搬家公司帮我们打理出的行李,足足有230多箱/件,装满了他们的整间大车。这还不算我们留在旧家的一张大床、床头柜、餐桌,一些基本家居用品,以及我们不再需要的衣服杂物,预备着我们若有事回洛杉矶,还可以在旧家住。


你说这些琐碎杂物,究竟是人生的财富,还是负累?又或者两者皆是。




最关键还是心态上完全不同。年轻时搬离一座城市,心里几乎毫无波澜,对未来的期待是远远大于对过去的不舍的。记得从香港离开时,把最后一箱行李寄走,再拖着两只行李箱坐上飞机,心情只觉得雀跃和轻松,丝毫不想回头。


离开芝加哥那天倒是有蛮多伤感情绪,我记得我们是一早的飞机,清晨天还未完全亮,就有朋友早早在楼下等着送我们去机场。一路在渐渐亮起的天光中开过去,我看着窗外的城市飞快闪过,心里还想,就这样离开了吗?在这里四年,似乎都还没有好好地逛过这个城市,也没有认真地和每一个朋友道别,就这么匆匆走了。然而一落地洛杉矶,沐浴进热烈的阳光里,立刻就把这一切抛在脑后,租了车天天戴着墨镜开着音响四处转悠,再也想不起芝加哥这座城市。


那时又哪里有理财师、健身教练这些人出现,要理发,随便 yelp 上找一个 review 差不多的就去了,剪得好不好也不那么有所谓,生活清简直接得很。对朋友离别也想得简单,天长日久总有机会再见。


“常回来玩儿呀”“有空就来找我玩儿!”,小的时候,是把这些话当真的。单纯地认为,若是想念,为何不能常常相见?长大了才渐渐知道,生活总是越来越忙,越来越多身不由己,越来越少空间,因为想念朋友飞去一个地方见一面,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很多时候,离开了,就是不再有机会见面。




搬来湾区已经两周多了,这两周实在过得很坎坷。可能看我微博的同学已经知道了,小星早早租下的房子,原房客拒绝搬走,而我们在预备搬进这个房子的前一天晚上才知道这件事。


当时的情况就是,我们带着海星,带着猫,带着小星妈妈,一家有老有小。海星生着病,随身只有少到极致、原本预备只用一天一晚的行装,而我们的所有行李正在洛杉矶搬家公司的车上准备运来。但我们没有地方可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


我不想再像祥林嫂一般细说一遍这两周的境况了,确实是蛮难的,我们始终都在颠沛流离中。行李运来也没有地方放,不得不先暂存在搬家公司的仓库里,而我们只靠一套换洗衣物和极少物件过活。跑医院给海星看病、和房客房东来回周旋沟通,又四处找租房来做 backup plan,同时又见缝插针地面试保姆、去 open house 看房,从亲戚家搬去 airbnb 又搬回亲戚家 —— 构成了我们过去两周的生活。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借住在亲戚家里。小星的工作原本定在月中开始,因为没有地方住没法 settle down,只能推迟到月底,而我原本计划7月下旬返工,也因为没有任何衣物在身边,错过了许多工作机会。


难是真的难。但好在海星很快就痊愈、恢复了生龙活虎,跟着我们流离失所了两周,似乎对他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租住的房子已经确定周一就可以住进去,我们看房也有一些进展,至少对周围房市有了很多了解。而保姆也已经定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事情总会得到解决,无非是辛苦一些。我一直是这样想的。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也因为这件事,多了两周无法工作、可以认真相处的时间,即使大部分时候都在为琐事烦恼,我依然觉得珍贵,也苦中作乐带海星去了一次动物园。而这样的困难经历,对没受过太多挫折的我们来说,也未免不是财富。



关于这次搬家,就写到这里吧。很抱歉这么久没有更新。我也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快 settle down,让生活恢复到正轨上,并且快快开工营业呢。接下来在湾区的新生活新故事,也想要慢慢讲给大家听。


最后分享一些临走前在我家办 farewell party 的照片吧。以前每年都会在家里后院的秋千上拍一组照片,今年没有错过,也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本站:130-3292-7252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