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搬家的一些“小事情”

发布日期: 2019-10-2

是在昨天,突然想到从一开始决定开个人公众号,还是单身,当时受到了我现在在北京生活的姑姑的影响,有一天晚上便自己研究怎么开设个人公众号,2016年,到现在已经有快接近3个年头的时间了。17年的时候跟我现在的男朋友相遇,在一起,公众号开始变成了我们两个人日常生活的记录。那时候公众号应该还没过红利期吧,但是我从来,直到现在,也没有想过要把它变成一个可以变现的工具,只是想着我们都普普通通,没有人介意好坏,有个陪伴。

今天,主要是想将9月份从入职,到搬家的一些“小事情”记录下来。

7月份下旬的时候因为牙齿出了一些问题回家治疗牙齿了一段时间,八月份回广州之后,因为房子915日到期,工作却还没落定,涉及到找房子、搬家等等要处理的事情,所以肥哥回去之后,我开始进入比较焦虑地状态,也开始跑面试。相对2月份的时候,由于看到身边的同学都在漫天地投简历而引起的焦虑心理,人云亦云一般地跟着大家一样投递,到8月份的时候,经历过离职,渐渐知晓自己更喜欢什么岗位,也更加明确自己的方向是什么。到了月下旬的时候,之前投递出的简历开始有了回应,91日便又重新开始了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生活。

现在的工作,是自己相对喜欢的。在前公司上班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跟自己说:“如果你喜欢谈恋爱,那就把工作也当成在谈恋爱,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会有磨合期呀,过了就好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与这位“恋人”相互看不上,尽管我们朝夕相处,但是我们却无话可聊,最后只好“和平分手”。而现在这位“恋人”,几乎从一开始接触,我们就陷入了“热恋”,我对她有许多好奇,她也让我心生欢喜。其实,我们大部分人,跟家人、朋友和真实的恋人接触的时间,可能都不够我们与自己的工作接触的时间多,能够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即使是朝夕相处,需要磨合,心里也会比较开心呀。

8月底确定了工作之后,小肥仔还在出差,原本我想着如果他实在太忙走不开,我自己叫个货拉拉搬家,但是他在短信那头坚定的告诉我他要回来帮我找房子和搬家。那时候刚拿到新公司的入职通知,站在办公楼楼下,盛夏的中午,衣服粘着湿湿的皮肤,却也不觉得是辛苦,而是觉得有人爱着,有自己的工作,真好。

还未搬家的那段时间,朋友在我的小出租屋里借住了几天。我们一起睡觉,尽管每天晚上我都被她的磨牙声吵到整宿无法入眠,一起吃完早餐,到超市买面皮包饺子。我可以说是一个做饭白痴,也不会包饺子,她教我各种饺子的包法,以至于她回去之后我已经能够自信满满地跟小肥仔说,等他回来我就给他包饺子。因为住所离单位远,那几天我白天六点半起床,因为只有一把钥匙,她于是每天陪我早早起床,帮我开门,又回去睡觉。等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做好晚饭等我一起吃饭。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她来的第二天上午,我为了测试通勤时间,拉着她陪我早早起床,到公司楼下的肯德基吃早餐,下午她直接睡得不省人事。她在的时候,会外放音频,会大声吐槽和放声大笑,让小出租屋突然热闹了不少。

我一个人居住也有段时间了,基本上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小肥仔日常的行程是在出差,偶尔有个伴一起生活,其实是不错的。我同学回去之前,公司正好发了中秋节的月饼,于是喊着口号说要减肥的她,晚上悄悄撕开了一个月饼,跟我说“我们要一起吃个月饼,我瞄你这月饼很久了。”


我同学回去之后,我又回到了“独居老人”的生活,小肥仔回来,还是两天后的事情。

想起来一件小事,小肥仔回来那天,我同事跟我说,“你今天感觉心情很好啊,整个人都感觉很开心。”也许我自己都未察觉有什么不一样,但是要跟他见面了,内心的欢喜真的是满到溢出啊。

肥仔回来那天我早早结束工作,入职之后少有的几次踩着点下班,出了电梯便小碎步地跑出大楼门口,好似少一分,一秒找他,那便多一秒,一分可以与他相处。可是这一点点时间还是被浪费在了我寻找他的身影上。在我寻找他的时候,肥仔在我身后叫住了我,我便无所顾忌地扑到他的怀中去。那种开心,与场景,是我想象过许多遍的久未见面的恋人,在机场、火车站、车站等场合见到的拥抱与亲吻,却没有想到我们俩那么多次的机场、火车站与车站见面都没有发生过的激动喜悦,在这个场景下发生了。要走过去吃饭的一路上,我都用双手围抱着他,把短信上的黏腻,转化成了现实中的黏人。那一餐饭,普通日常,每天温饱,但,有他真好。

那天我们吃完饭驱车回到我原来的住所,晚上回去之后肥哥有球赛,于是他看起了他的球赛,我只好也继续看我未完的电视剧。现在想起来,那个小住所,小小的,我们两个人都在的时候,我经过过道都要让肥哥将椅子挪好腾出一点空间来,可是,我在这个小居所住了7个月,这7个月里,我跟肥哥,在这里做饭,一起吃饭,一起拥抱着看过无数场电影,我崩溃着坐在地板上对着电话那头的他声嘶力竭,它看过我们的甜蜜,也看过我们的撕扯。现在因为工作变化的原因,我们要去别的地方了,其实也是好的。

周六那天我们起得不算早,这一天我们的任务是找到合适的房子,纠结了一个晚上我们要自己开车,还是搭公交,最后还是因为停车问题选择了公交。洗漱之后,肥哥开始坐在电脑前紧张兮兮地看房,我换好衣服准备下楼买早餐。吃早餐的间隙,肥哥还是在紧张兮兮地看房,尽管在小肥仔回来之前,我也看过几个房子,但总归还是觉得不合适——地段不合适,环境不合适,价位不合适... ...而找房子的崩溃,在网上看房,相比之下,只是不值一提的第一步罢了。

尽管已经到了应该进入秋季的9月,但广州唯一能够让人真切地感受到秋季的,只有干裂出血的嘴唇,和干燥发痒的皮肤,树叶不会掉落,天气从未转凉,太阳也依旧毒辣。在地铁上的时候,小肥仔依旧是在紧张兮兮地看房,跟我说,“这个我觉得还不错,但离你公司可能有点远,要坐公交。”最后我们决定还是先以我公司为圆心,再向周围辐射。

下了地铁,牵着小肥仔的手,一边兴奋地跟他介绍在这一条我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上的每一点细微的风景,跟他说,这里什么时候会塞车,这条小路不会太晒,这里有个社区中心,那一家的面好吃... ...内心极度想把自己的生活与他分享,那些时刻,觉得自己才刚和他谈恋爱,迫不及待想让他知道,“你看,我上班也有这么多好玩的事情,我想你也一起感受这些好玩的事儿!”

我们就牵着手,在燥热的午后走街串巷,也误闯进了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村子。那个村子里,有一位年迈的老人,坐着乘凉,手里拿着蒲扇,脚底踩着音箱,感觉是硬核朋克。肥哥经过的时候跟我说,她脚底下踩的是一个音箱吧哈哈。那天在村子里,我跟肥哥两个人因为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只好一路收集租房小广告,于是一圈村子走下来,我的微信加满形形色色的“房东”。期间也联系过几位“房东”实地看房。


宽大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车流,60秒像是一世那么长的红绿灯,脚后跟新磨出来的泡,小腿的酸胀疼痛,看房之前原本满心期待也许可以定下来,可现实是房子在高层,无电梯,模拟城中村,房子挨着对面的厨房... ...跟中介人说担心房子会吸到对面的油烟及油烟味,她说:“你租房子,你这个肯定是难避免的。”说我这样挑三拣四,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口气中满是不屑。后来她说带我们去看另一所房子,在等待屋主回来开门的时候,疲倦又委屈的我忍不住躲到肥哥的身后抹起眼泪,肥哥转身揽着我,我拉过他的衣角擦拭眼泪。看过房子之后依旧觉得并不满意——没有光线,家具破旧,与价位不符的家居环境... ...下了楼,忍着眼泪问肥哥,会不会觉得我很挑剔,觉得我很麻烦,他说:“不会。要找到你满意的,不行我们就明天继续找。”肥哥一路下来,陪我收集小广告,走了无数路,也看了几个房子,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我太挑剔,或是我有什么问题,只是一直在我身边支撑着我,跟我说,先休息喝杯东西吧,一会儿再看看。休息的间隙,我们决定去看看那个一开始他在地铁上看的房子,于是跟房东约好看房时间,准时赴约。跟房东约了六点,我们看时间还早,于是又动身看了别处的房子,但这期间,也没有看到更加合适的房子。好在,看到最后肥哥在地铁上看到的那一间房子,我们都觉得还不错。

看完最后一个房子,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们两个人疲惫不堪,没有胃口吃晚餐,粘腻的身体与衣服粘在一起,肥哥说:“我臭了,我自己都闻到,好臭!”我凑近闻了一下,“啊,真的好臭!可我还是香的。”我们用各自的手机同时开着两个软件打车,最后坐上了一辆平生第一次打到的面包车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我叫外卖,肥哥说他想吃西瓜,于是他下楼买西瓜,又带回来了几个羊肉串。这个羊肉串,从我刚搬到那里的时候就已经在,是两个新疆人摆了一个冰柜,里面装着鲜肉,旁边支起了烧烤架现烤的。肥哥之前经过的时候跟我提起过,“这种肯定是真的羊肉。”我猜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吃了。他提着西瓜与肉串回来的时候,我笑着说他,“你是不是看着这是最后一个在这里的夜晚了,赶紧满足自己想吃这一家肉串的愿望哦?”他说:“嗯!”

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约了房东看房子的家电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应该也会正式签下房子,所以第二天我们俩也起得比较早,随便吃了早餐便出门了。

房子在八楼,因为是老房子,没有电梯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们就这样一行五人——肥哥、我、房东家人,一起上楼查看房子。房子老旧,但是邻里之间总觉得有很浓的人情味,附近是学校、综合市场、医院等等,家旁边便是花市,因此跟小肥仔说:“把每月鲜花停了吧。我每个周末自己到花市买鲜花。”突然想起来我是多么幸运的一个人呢,一开始面试现在这份工作的时候,我就跟肥哥说,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气息,不像天河区那样都是高楼大厦,与形色匆匆的上班族。而现在,我真的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


房子看下来并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热水器有一个零件需要更换,晚上无法洗个舒服的热水澡之外,其他都还算满意。于是便交代清楚房子产生的费用以及注意事项,算是定了下来。敲定房子之后我已经饥肠辘辘了,拉着肥哥,跟他说我想吃肉。印象中我家附近有一家非常适合肉食动物的仙庙烧鸡,肉食,大分量,可是最终因为即使开了地图也根本导航不到,只好垂头丧气地放弃目标。我们俩找到一条“美食街”,挑选了我们初次约会吃饭的九龙冰室解决了午餐。餐后我也实在不想回去面对乱糟糟满是灰尘的新家,所以当肥哥说出“我们一会儿去超市买点清洁用品”的时候,我再三跟他确认是不是可以不回家,吃完饭去逛超市?他说:“嗯!”我欢呼雀跃,“可以逛超市咯!”于是我们饭后去了附近的沃尔玛,在混乱的路线指向下像无头苍蝇似的,在各个区寻找我们需要的东西——空调清洗剂、威猛先生、一次性手套... ...把东西带回家之后,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奔回旧居,整理打包东西带回新家。

刚进屋,肥哥便开始清点家里的纸箱,再将纸箱填满,封上胶带。肥哥回来之前跟我说,“你有空的时候把那些不常用的先打包好,剩下的到时候再打包。如果你不想做,那就等我回去再弄。”可搬家前那段时间,每天上班的忙碌,下班的长时间通勤已经将我的精力消磨殆尽,最终只好等小肥仔回来再一起将东西打包好。我们就在小小的出租房里将东西一件一件打包好,将易碎的东西包裹好,我也会一边打包一边跑去找小肥仔要亲亲,他则全身被汗水湿透,活像一个装修工人。外面下起了雷阵雨,我们忙忙碌碌也终于将东西打包完毕,原先填满东西的小屋子,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初我们看中它时的空空荡荡。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城中村的道路湿湿黏黏,被两旁的商铺照得明亮,又有些昏暗。我跟小肥仔决定先去吃晚饭再将东西运回新家。吃完晚餐,我们两个人回去将东西,一件一件,一趟一趟地运回车里,总共来来回回了六、七趟吧,才将所有东西都运回车里,他看着车里满箱东西,说:“没想到这小小的车能容纳这么多东西。”最后两个精疲力尽的人坐在车里喝了两罐红牛,咕噜咕噜喝掉了搬家的忧愁。

回到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十点了,可是眼前是布满灰尘,没有清洗过的一片狼藉。小肥仔说:“你待在家里,将睡觉的阁楼先清理好哦,我下楼将东西拿上来,多拿几趟就可以了。”我们之前住在二楼,楼道短,搬运这些东西都非常不容易,何况现在住八楼,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说:“我帮你一起!”可是被他拒绝了,“我们分工,你去清理,我去搬运,会更快。”最后还是按照小肥仔的提议,我将我们睡觉的阁楼一遍一遍擦洗,他上楼、下楼,将东西一趟一趟,一点一点运回屋里。后来有一次我跟他说我一个人睡觉会害怕,他对我说:“你屋子里的东西是我搬上去的哦,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哦。”我环顾四周,屋里的所有物件,都是小肥仔真挚的陪伴,真好!

尽管小肥仔已经上上下下跑了十趟有余,楼底下还是剩下一些东西,我说:“肥哥,今天就搬到这里好吗?”他说:“好!”于是留在屋里帮我替换擦洗湿的毛巾。那天晚上忙忙碌碌一直到凌晨一点多,身体是汗打湿又干,头发也被落了不少灰尘,可是热水器还不能使用。机智的肥哥用大瓶矿泉水瓶子剪开,当做简易版的瓢子,煮开水,帮我将头发洗干净,催促我赶紧上楼休息,等会他帮我吹干头发。等他洗漱好,趴在他的腿上听着吹风机嗡嗡响,他的大手不停翻弄我湿漉漉的头发,那一瞬间觉得真知足啊,有人爱着,有喜欢的工作,有还算满意的居所。

接下来还有许多许多温暖的小事,可是这样写下来实在太长太长了。所以,留着有时间的时候,再慢慢整理下来。

读书的时候,我总以为我跟肥哥可以一起享乐,但未必能一起吃苦,直到后来,他陪着我,从我还在读书,到我毕了业,找到人生中第一份完全靠自己获取的工作,离职... ...我越来越确信,我们不仅仅可以一起享乐,也能够一起吃苦。尽管他经常不在我身边,但只要我需要他,他都在。


.
公司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湘府东路二段168号山水熙园3栋 搬家电话/微信:152-7495-8595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