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长沙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 信息目录 > 行业资讯信息发布

巴西搬家记

发布日期: 2018-10-7

来巴西住了一年半,一直租住在一幢背靠森林边的木房子里。


离湖边走路三分钟,有六个车位,四个房间和洗手间,两个餐厅,住我们一家三口实在绰绰有余。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决定要租下来。


可能是因为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蜗居在一间78平方的小公寓三年多,一个“大”字就足够让我丧失理智,而花园和泳池更是让我直接疯了。


没想到,租期满一年,我居然想搬家了:因为太潮湿了。


背后的森林和花园里的泳池纵有千般好,却也源源不断地输送湿气,房间里的湿度总是在85%以上,女儿小熊猫一感冒,就免不了咳成哮喘。从国内扛回来两个抽湿机,在房间里常年开着。


客厅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颜色深沉的木头,即使采光不错,也没有亮堂的感觉。再加上邻居家过去半年在重建房子,天天早上八点开工,吵死了。房子建成了,噪音消停了,却更遮我们的光了,大牛还说那房子建得横平竖直很对称,看着像是要作酒店,到时闲杂人等更讨厌。


最后一根稻草是年初我的公司不幸倒闭,我突然开始觉得房租很不便宜,决定在外面看看房子。


这一年多,我下了血本,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学葡语。从一开始因为语言障碍毫无主见,事事依赖大牛让他烦不胜烦,到现在,他反过来抱怨我太武断不征求他的意见。渐渐地,家里的事情都是我操着一口错误百出的葡语、用一种纯中国的方式在操持。


我在分类网站OLX上看房,觉得不错的房源都存起来,给房东们群发消息:“你好,我对你的房子很感兴趣,我们是一家三口加一条大狗,希望房子有2个以上房间和洗手间,1个以上车位,有足够的户外空间给狗,距离邮电局和超市走路能到。如果房子符合要求,烦请联系我。”


我的狗Peppa在这一年多,从一只手掌就可托起的小狗娃,长成了一头八十斤的长毛大怪。我们如果挤公寓,只好全家人躺在狗毛里做梦。在国内住了一辈子公寓,也是住够了,所以我只考虑房子。


惨遭失业后,这半年在巴西做电商玩,没想到发展得挺不错,慢慢赚得比以前的工资多了。只是每天都要去邮局发货,我又不会开车,都是走路去。


符合我要求的房子真的很少,不是接受不了大狗,就是附近没有邮局——荒唐吧,落后的巴西,发个快递还要跑到邮局去排队,没有快递员上门来收货的。


**


房子看了几百间,消息发出去近一百条,也没有什么合意的。过了一两周,终于有一个名叫“李安的锣”的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发消息给我,说他的房子肯定符合我的要求。


在我住地附近,不靠森林也不靠湖,应该没那么潮湿。我跟李安的锣约了时间看房,他说他刚好有点事,要派出拍档“纽”接待我们。当我看到纽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一对同性恋房东(绝非贬义,纯陈述),李安的锣说的“拍档”不是生意伙伴,而是生活伴侣。


纽的一头卷发也灰白了,但看起来比李安的锣的头像还是年轻十多岁,他穿着时髦的迷彩运动装,带着亲切的微笑和特别平易近人的眼神,感觉下一秒就能成为我的好姐妹,我马上喜欢上了他。


这间房子是纽和李安的锣二十多年前来到弗岛建立的第一个家,一幢巨大的房子,有五百多平方,两个人带着一只猫住,也没有收养孩子,“在这里讲话都有回音”,纽笑着说。后来他们又在森林里买了一块地,建了间小房子,搬到那里住了十多年,现在年纪大了,还是想住回更有人气的地方。


于是他们砌起墙,把房子从中间隔成两半,一栋大屋变成了两间小排屋,出租的这半边分到了两间带浴室的房间在二楼,一个小阁楼,面积不小的客厅和巨大的厨房,院子的面积也还不错,足够做一个烧烤餐厅。


走进厨房的时候,我双眼就开始放精光。约有三十平,两面墙上都开着大面积的窗,水槽又大又深,收纳空间充裕,灶台外面就是院子,围墙边种了一圈竹子。我已经开始想象,Peppa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时不时飞过来一只嫩黄色肚皮的小鸟,淘气地叼走一颗狗粮,跳上围墙飞走了。


来巴西之前在上海工作,家里都是阿姨做饭,厨房不是我的地盘,大或者小对我来说没差别。这一年多天天洗手作羹汤,厨房成了我的主场。如果说上一间房子是泳池吸引了我,这间房子就是厨房抓住了我的心。


纽很会察言观色,即刻把厨房的橱柜和炉灶都一一展示给我看,说当年他待在厨房的时间比客厅更长,做各种好吃的东西,因为这厨房真是太完美了。


上楼看了房间,主卧巨大而且阳光明媚,就算放两张大床也很空旷。


痛快地跟纽握手为盟,谈了个好价格,趁着巴西雷亚尔低迷赶紧换了一些钱,把半年房租转给他,拿到了新家的钥匙。


***


弗岛消费很高,概念湖区作为城中旅游胜地,更是物价高企。家附近有个“魔法超市”Magia,明摆着是纯做游客生意,东西贵到离谱,一个不锈钢小调味罐敢卖近两百人民币一个。在那儿,我只买蔬菜面包和肉,大采购一定是周末请大牛开车带我去“堡垒批发超市”买个痛快。


虽然我几乎每天都在抱怨弗岛太贵,湖区太离谱,但我还是不愿意离开这里。巴西人都说弗岛是魔法岛,让人来了就不想走。


纽和李安的锣来自圣保罗乡下,人口不到两万人的小城市。二十六年前,在弗岛还远不如今天为人知、湖区还一片荒凉的时候,就来到这里开了一间健身房,二十年打拼到了有五六十个员工的规模,买了几块很好的地皮建了房子,后来可能是钱赚够了,把生意盘出去了,开始享受生活。


我想二十六年前,哪怕是巴西圣保罗,肯定还是很保守的。我公公婆婆来自南方乡下,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就完全没办法接受同性恋,我们没告诉他们房东的情况,怕他们心里别扭。


弗岛就像加州,有美丽的自然环境、宜人的气候、发达的经济和理想的治安,这个岛,就是巴西梦的样子。弗岛充斥着北上的南大河州人,每个超市都有种类齐全的马黛茶出售,每个海滩上都有自带热水壶喝马黛茶的南大河州人。大牛的好朋友尬舞手一有空就来弗岛,他告诉我说南大河州人的梦想,就是远离家乡的寒冷和危险,搬到弗岛来住。


而每到夏天,这就几乎成了一个说西班牙语的岛,阿根廷人成群结队不辞劳苦地开车十几小时车来度假。巴西人同情阿根廷人没有美丽的海滩,嘲笑阿根廷男人穿又小又紧的泳裤,而阿根廷人抱怨巴西烤肉味道不如家里,也没有便宜又好喝的葡萄酒。两国人如此不待见对方,身体却诚实地一定要跑到人家的国家去玩。


当初大牛铁了心要来弗岛住,我一度很不理解。我在这里接触的大多数人都是外地人和外国人,当我问他们是否喜欢弗岛,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这个句子作为答案:


“Troco por nada.”意思是,“我啥也不换”。


当时我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拉丁人啊,就是爱夸夸其谈。而一年多过去了,我发现也会脱口而出这样的回答。


这是自由之岛。我去邮局发个货,常常发现队伍里,弯的比直的还要多。街边蓄着脏辫浑身纹身穿孔的嬉皮士简直目不暇接,支着小摊卖粗糙的手工艺品,生意门可罗雀,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去的。游泳馆的浴室里大家坦诚相见,没有纹身的人反而成了少数派。


弗岛人不追求名牌,不追求豪车,他们眼中的美不在于身外之物,而在于最最基本的美——身体之美。夏天来临之前,健身房的生意总是格外好,大家都铆足了劲拼命流汗,为的是能够自豪地泡在海滩。


在这里,很少看到哪位美女提着名牌皮包得意洋洋,因为最奢侈的配饰一定是她晒成小麦色的皮肤、清晰分明的腹肌和浑圆的翘臀。弗岛岛民最骄傲的就是他们的身材,比基尼裤子可以纤细到被称为“牙线”(fio dental),直接卡在缝里!夏天的街上充斥着只穿比基尼上装和热裤的姑娘,她们都晒得很黑,一脸满不在乎。


连服装店的假人模特都拥有一些奇妙的细节,他们有的有八块腹肌,有的有初见雏形的腹肌,女假人的胸部还有做出乳头的,老板专门给她们穿紧紧的衣服好激凸起来……


饭店里的电视并不是只播放足球比赛,在弗岛更常见的似乎是滑板和冲浪比赛,最流行的品牌是滑板鞋Vans和本土拖鞋Havaianas,本土冲浪品牌Mormai也是随处可见。连大牛来到弗岛都忍不住开始玩风筝冲浪。


我爱看这些健美的身体,但我更爱的事实是,像我一样的普通人,并不会在这么高密度的美人面前感到自卑,大家对身体有一种怡然自得的自在感,有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坦然。海滩上的大胖子和老年人,一样敢于落落大方地展示自己并不美丽的身材,该穿比基尼就比基尼,就算裤子是“牙线”也不害羞。


填充硅胶的也不少。跟我同上一节游泳课的一个阿姨,仰泳漂浮得毫不费力,两颗硅胶挺拔地浮在水面之上。这里有一种爱谁谁的态度:你瘦你健美,好的;你肥胖你超重,好的;你填硅胶打玻尿酸,好的。谁对谁都没意见。


时髦的严格素食主义、vegano餐厅、有机餐厅、不含乳糖和麸质的食材琳琅满目,在岛上,好像谁没有几个食物过敏,就是个老土的人。


我好喜欢这个岛。


****


家附近有一块富人囤积的闲置地皮,草长得茂盛,车辆稀少,马路铺得不错,一派和谐。


有马厩的老板把这里当做免费的草场,总有几匹马被弱不禁风的晾衣绳系着放养。我问大牛,马老板怎么就不怕马被偷了?换做在国内,估计早就上餐桌了吧。


大牛白我一眼,“你去试试。你敢偷吗?你偷了放哪里?”我看看马儿那上千斤的壮硕身材和结实的后腿,不禁意识到它们确实不太好偷,谁能承受这一蹬。


有驾校组织在附近练车,一辆破车的壳子锯成两半给学员练习停车。没过一周,就被活跃在附近的涂鸦分子给搞得不堪入目。


这里还是练习滑板和溜冰的好地方,而且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小孩儿和老头儿在学滑板入门,真是生命的无限可能!


常年不变的是一辆小卡车,车身上刷着“搬家”大字和4个手机号码,覆盖了巴西所有主要的运营商。我每每经过都感觉纳闷,4个号码,这老板犯得着嘛?但确实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次经过小卡车,正逢我有搬家需求,于是打过去询价,老板叫朱奥,操一口古怪的口音。我问他搬家多少钱,他说要过来看看我有什么东西要搬。


那天下着不大不小的雨,门铃响了,我连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矮胖的大叔,带着一种沙皮狗的可怜神情,穿着一件磨损得厉害的皮衣,地上还坐着一头肥胖的短毛大土狗。


我看着狗有点纳闷,朱详细地解释说,“这狗啊,不是我的狗,但是我照顾它三年了,不管我去哪里,走路还是开摩托还是开卡车,它都跟着我。没事,就让它在门外等着。”


我带朱把家里的大件都看了一遍,他说,“我们是邻居啊,其实我就住在旁边平行的路上,就收你600雷吧。”我马上问,“付现金有折扣吗?”


笑眯眯地说,“有啊,就550雷吧。”我没有满足,继续砍价,“500吧。”


“那就500吧。”朱跟我握握手。我送他到门口,他的狗还坐在那儿一声不吭地等着。


*****


奥也是南大河州人,来弗岛住了二十多年。他热情地向我介绍说,他是五个亲姐姐唯一的弟弟,而他女儿是他五个儿子唯一的妹妹。他说他信命,他跟他女儿是互补的。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听,而他是那种絮絮叨叨地要把自己生命长河一五一十地说给你听的人。


带着两个伙计来了,狗凶猛地跟在卡车后面一路狂奔。Peppa对着它一通狂吼,但它无动于衷。伙计是土生土长的岛民,一黑一白两个壮汉。黑人一头卷曲的短发,满脸通红,像是刚刚痛饮一场,他的外号叫“种族”Raça。白人脏辫及腰,藏污纳垢,不知道多久洗一次。两个人都笑眯眯的一脸真诚,有一种酒鬼的豪爽之气。


他们从小卡车上拿下来一些破破烂烂的毯子,我吓了一跳,打量着两个人流浪汉般脏兮兮的打扮,怀疑朱是不是把他俩软禁在卡车上,当免费奴隶。后来才意识到这些毯子是用来包家电,防止在搬运过程中碰花了。


很卖力的两个伙计,可惜没能一趟搬完。朱说,“两趟要加钱啊,多给五十啊。”事已至此,只能答应了。朱又笑嘻嘻地说,“你有没有现金啊,我要带他们俩去吃饭,先给我一点。”于是我掏出一百块给他。


午休过后,朱们来了,他笑着说,“嘻嘻,没有带他们去外面吃饭,两头蛮牛啊,吃得太多吃不起,我买了肉,回家烧给他们吃了,煮了很多米饭!”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不到下午三点,就都搬好了,我把剩下的款项结给朱,他兴高采烈地沾着口水数钱,然后笑容满面地开车走了,肥狗凌厉地对着轮胎一通狂叫乱咬,朱傲根本不在乎会不会把它撞死,长驱直入,狗跟在卡车后面穷追不舍。


一年多以前,我们带着十几个行李箱从上海搬到巴西,一年多以后,我们的家当又被装在十几个大纸箱里,重头来过。我热爱改变,即使生活安逸得不像真的,我也愿意搬家,变化让我兴奋,我觉得这才是生命的意义。




号外·号外


拖更快两个月了,我收到了非常多的后台催更,都不好意思回复你们!


下周一带小熊猫回国待一段时间,最近忙电商、游泳和搬家,都没时间搞我热爱的巴西土特产代购事业了,简直痛心疾首!


这次回国,我只能带大概30包我家每天喝的咖啡豆,城中网红咖啡店“文化咖啡馆”Café Cultura出品,豆子都是一周之内新鲜烘焙的,取自巴西著名咖啡产地Mogiana的多个农场,100%阿拉比卡咖啡。


我们对这个咖啡很上瘾,一开始天天去文化咖啡馆店里喝,后来买了咖啡机,就去店里买豆子,每天早晨在家现磨现做。


22号左右能发货,一包500g咖啡豆,能做36杯标准杯,每杯不到5块钱,比星巴克咖啡大概香三百多倍!2包起顺丰包邮,3包起每包再减¥10元。今晚截单,明天采购。


喝现磨咖啡后,就不会再回头喝现成的咖啡粉了,在口味上由奢入俭,真的做不到。淘宝上买个磨豆机才二十几块,现磨现做,口味大不同,谁喝谁知道~


下一篇: 没有了
上一篇: 搬家这件小事
.
搬家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电话:13974883422 QQ:1010907698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