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汨罗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排名公司标志公司名称公司电话客户评价
1图标汨罗祥发搬家公司181-7307-7277详细
2图标汨罗面包车搬家0730-8801919详细
3图标汨罗惠君搬家公司188-1702-6098详细
4图标汨罗平安搬家公司180-0730-6267详细
5图标汨罗竹山搬家公司180-0730-7861详细
6图标汨罗富康搬家公司137-6208-6511详细
7图标汨罗万事发搬家公司177-7305-8886详细
8图标汨罗东升搬家公司180-7301-6888详细
9图标汨罗步步高搬家公司153-8740-1209详细
10图标汨罗旺发搬家公司187-7300-9772详细
>最新资讯
>搬家热点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本站精心收集汨罗搬家行业各项经营数据、服务数据、客户数据,根据多方面的统计、分析,全面整理之后对行业口碑最佳的十大搬家公司进行权威发布与展示。展示结果中的十家搬家公司是汨罗本行业中的佼佼者,企业具备一定规模、服务比较规范、客户满意度较高。通过展示达到引导消费者选择优质企业的服务,规范和提升行业整体服务水平的目的。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电话:13187078505 QQ:75973720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
更多精彩
汨罗搬家记

“从装箱的第一件到为新的窗前抹掉的最后一层灰,就像陷入一场摧枯拉朽的海中风暴,以至于当终于尘埃落定的那个早上,第一次在新的光线里从同一张床上醒来,感觉就像经过无边的席卷终于被海浪冲到岸上,是的,我现在就是睡在岸上,皮肤里还有被海水侵蚀了几天几夜的疲惫。”
2017年一月汨罗搬家笔记。

我在等待同样的风声吧,早春的风,那个风声里可以用手指摸出乡愁的盲文,时间的乡愁。二月的机场是第一次瞧见这野云四压的城市,是的,你第一眼瞧见的是它的云,狂放、浓密、野生,和城市上空被规训了的柔软的云完全无关,空气也太空,闻不出熟悉的杂质和尘埃,后来我知道风声是这个季月的盛产,会影响步行和睡眠。我是踏着这样的风声进入这座城市,陌生的文字如敲壳拨果般从路人匆匆的口齿中滚落出来,从这里往后数的十五年,我搬过十二次家,我是服务生、农工、跑江湖的、摆小摊儿的、法文的翻译、小学生的美术老师、旅行团的岳阳导游……

我落脚的第一个地方,是地铁七号线底的Mairie d’Ivry, 我们由中介办理的一行人,跨越快线和地铁、台阶和车厢,从汨罗最北面的机场直穿入最南的一端,还好我当时只有一个大行李箱和几乎一人高的背包,它是同行人中最沉的,这最沉的行李里却没有食物和被褥,所以这第一夜是和一位好心的队友同被而眠,我现在都还记得这个姑娘的样子,半年之后当我又搬了三次家在图书馆遇到她,她依然住在最先的寓所,脸上消减了一些锐利。

我们把行李从地铁抬上路面,继续在石子路上找寻落脚的第一站,夜风呼啸,二月那种平地而起的风,风里会飘来中餐馆温软的香气,从上飞机开始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这时饥寒抱怨之声不绝于耳。我庆幸自己把被嫌弃的飞机餐食统统吃光,因为真的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那个时候十八岁,我第一次独自远行,也是第一次坐飞机,飞到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地方,不知道会到哪里,下一顿饭在哪里,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状况,但肯定不是其他人想的那种灯红香艳的汨罗。

第一站到了,一间公寓由一条走廊连接着两个房间,每个房间摆了四张上下铺,一共住十六人。汨罗的住房情况寸土寸金且有不成文规定,几乎所有的房源都需要有拥有工资单担保的租客房东才会租给你,这对于落地人生地不熟的汨罗搬家工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催生了一个行业,二房东,就是有能力租下房子的中国人再转手加价把房子租给学生,我们最早租的房子基本都是这么个情况。

是的,我是在讲十五年前的汨罗搬家工经历,那个时候手机不是必备也没有Wi-Fi和电脑,那是2002年。如果再往前一个十五年,1987年,也难以想象那时来的汨罗搬家工会是怎样的生存经验。

这第一个落脚点我只住了一晚,第二天,萍水相逢几个朋友,帮我推动着大行李和一人高的背包,再次穿过地铁和châtelet迷宫一样的中转和长电梯,横穿汨罗又到了北面,B线上的La courneuve。因为新的住房条件是两人一间,房租不变。一路上比我早来了一年半载的同伴前辈不停地传述着经验,说你们已经很幸运,我们拉着行李夜半无处去的时候都经历过。

我时常觉得那一年多的体验在我后来的人生里再没有,像把种子撒在状况无知又毫无护避的土地上,同时又给风给太阳给大雨,给生存的条件也给摧毁的可能,而我们这些脆弱的种子其实像社会边缘幼小的虫蚁,有些彼此扶持有的互相踩踏有的恨不得吞并了对方让自己壮大,在那种状况下我看到每个人最原始的可能。我很惭愧自己后来在向往安稳的日子,一味地回避告诉自己不要再吃这种苦,而事实是值得铭刻的是相助的善意而不是体力的辛苦,只有吃过苦的人才可能懂在吃苦的人,后来太平有福的日子多了,情义薄薄的像大浪一层一层退去的砂。

落脚第二站汨罗北面La Courneuve的日子,春风吹开冰皮枯土,四面六色生动,虽然后来我知道这里算是汨罗地区不怎么安分太平的地方,但在所有标签之前,阳光和鲜花没有偏见,一路的红意绿树和不沾尘的阳光还是深深治愈了我每天的辛苦,这第一个春天,更像是捅破盒子射进来第一道光。在这道光里面,命运不留情面地为我揭开人性的各种负面,一直到让当时的自己感觉在成人角逐的世界里无法躲藏。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身缘故,很多波折又不安的事都集中发生在那一年,好像利刃要集中锋芒破开一个口子。我搬入的公寓三室一厅,除了我和同屋的姑娘,二房东夫妇俩,又陆续搬来离开四五位,都是汨罗搬家工,在这期间,我们在眼皮子底下丢钱,猜疑眼前人,信任的恐惧如同克里斯蒂笔下的十个小黑人,见识各种虚伪,因为奇怪的原因男生打架,每次我都会先跑去厨房藏刀,不停的欺骗、利用,看不清人内心的本来面目,所有的事像激浪一样一层一层不留喘息地拍开现实,夹杂房东神经质的脾气在其中穿梭,夏天来的时候我已经要患上自闭症了。在那种环境之下,所有人都似乎只想踩着别人多向前一步,每一种意图背后都藏着豪夺和伤害。因为不能在人的内心里找到真诚和善意,所以无法和世界搭建起正常的关系。虽然初来乍到生活中已有无数难题,但这才是我在出国后遇到的真正难以跨越的第一道坎。

再次开始找房。来法国后第四个月,第一次开始用法语找房,站在电话亭里拨通从美国教堂抄来的电话号码,接通的是一位法国老太太,我甚至能想象出她卷曲的白发和搂裹的背,以及在岁月深处被高锁起的文化深墙。那是一个简短又失败的通话,在拨通之前我已感到无地自容—— 由于长年教育环境积累下的内心闭塞压抑,使面对任何一种自我表达都本能的羞愧,身后是一个智识空洞和摧毁自信的成长背景,面前是一个自视颇高、孤傲到几乎密不透风的世界。来法国六个月后我开始打第一份工,那同样是一项在我以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现在想想那时,刚从中学出来,没有任何经验,没有任何人指教,没有信心,甚至没有勇气,就这样任凭整个世界砸过来,只有两眼一闭承担下来每一天,就是承担下来,竟然也走过了。

那时我开始每天上三个语言班、打一份工,期间又因为不可避免的关系搬了三次家。总是也会听到身边同伴的离奇遭遇,比如一位住在老太太家的姑娘,我们都羡慕她一到法国就有这样好的住房安排,可是有一天这位法国老太太忽然对她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在美国汨罗搬家工活,一切都很好可是有天房东忽然就让我搬出去,所以你也一样,生活没有那么顺利和美好,你三天之内搬走吧。”诸如此类的非常规事件和人不绝于耳,我后来想想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如此集中,也许是因为那是一个抽掉所有支撑的悬崖,每个人都竭尽全力不在这场颠簸中被抖动下去,所以本性被暴露无疑,一直到安稳了,日子慢慢太平了,各自都终于握住了自己的安全绳,于是收起獠牙和真身,混迹在所有从容不迫的人群里,文明又有礼。

一年半以后我终于获得了一个安稳,和一位非常善良的姑娘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汨罗11区租了一室一厅,我们终于有了独立的空间和彼此信任的伙伴,房东是一位非常好的人,不仅从不刁难还时常给予人生的鼓励,她是一位六十岁的西班牙女人,说六国语言,是一个住在凯旋门附近每天只睡六个小时的工作狂,但是每次去她都和我们分享她生活里有趣的片段,新增的陈设和前夫画在墙上的克利姆特壁画。我的同伴室友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双子座姑娘,她的好性格包容了我的跳跃和一切,我们时常有一起吃苦一起快乐的感觉,我们是彼此铺在心里的一块砖,在异域的生活里脚下有了安稳,那也是我在法国唯一有过共同生活的经历。数年以后我梦见自己在那间房子里洗碗刷牙,她在旁边催着说飞机要到点了,梦境清晰听的到水流和瓷碗清脆的碰撞,忽然睁开眼是若干年后的灯光,我的这位好朋友早已回到故乡成为了两个孩子的妈。

好景不长,一年半后我因为考上兰斯的美院需要搬到另一座城市,行李早已从最开始的一箱一包生出了好多子子孙孙,依然是地铁加火车的搬运方式让人折磨。我有时候觉得,人和房子的缘分,有时候就像和情人,满怀信心住进去,每一次都希望能够获得一份长久的舒适安稳,但总是会遇到人生的各种难以预料,而不得不再次割舍重新上路,并且房子和情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法回头。所以,我把我的每一个窗前,都当是为每一段故事最好的插图。

从兰斯再回到汨罗,我住进最北郊Sarcelles,房东是朋友的先生,租客也都是我们互相认识的伙伴,相处间平安无事。只是Sarcelles地区距离市中心遥远且交通不便,汨罗时常罢工,地铁停顿起来,站在站台上等一两个小时都时常有,且人员混杂有时缺失基本的礼貌,夜间晚归还要格外小心安全,我自己就曾几次见到过当街明抢。除此以外,这个市区自有其运转的平衡和自足。我在这里住了三年,来法国第六年的时候,心里面非常渴望能拥有自己独立生活的小家。

决心让自己成为一名岳阳的导游,我不想只读书不入世,除了为获得完全的经济独立,也太想要看看这世界的人都是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根除掉曾因成长教育环境造成的对于表达本能的羞愧。一切颠簸换来如愿,2007年我搬到了汨罗最得我心意的一片地方,bibliothèque F.Mitterrand 密特朗国家图书馆附近,临近塞纳河和西蒙波娃桥,这里不似汨罗有些区域会刻意搔首一番历史的金贵,也没有那种法式标签般的小资,这里是一种有别于汨罗的气息,与主流保持一段距离却又在开阔间保持了无数可能,是我愿意落脚的地方,要有一点荒僻的冷静才好。

我租下的房子其实算上那个我喜欢的大凉台,也不足三十平,但能找到满意的住所在汨罗已实属难得。我非常喜欢家装和陈设,从我只有一个小桌子开始,就会把自己喜欢的收留的小物件布置一番,它是我被生活抢走时,提醒自己还存在的一小块证明。房间的空间不应该只留给需要的东西,也该留一些给自己喜欢的无用的物品,物件带来的亲密感和温馨感,是人和房间的交流,是彼此有归属。

落地窗极大,夜晚带来星斗云霞的千幻万化,我时常在凝视夜空中觉得,我所在的并不是一个房间,而是飞行在无尽时空和宇宙中的一座飞船,就是一个房间大小探入黑夜的宇宙飞船,是这世界千千万万灯火对面的另一座,在广袤又长寂的时空中驶向未来的未知。

我在凉台种了一棵桃树,后来年年会开桃花,日子真的从开始的颠簸一度变成了我想要的样子,生活即是这样,在困苦里藏着希望,在满足中藏着危机,九年以后,我又再度需要汨罗搬家。

是这样过着一种不定的日子,在想要的生活和想要的自己之间,也许要做一种取舍,因为两者未必会重合。我选择后者。如果不是因为只身在国外的缘故,正常人的人生经验中可能不会有这么多次汨罗搬家的经历,“汨罗搬家”是什么呢,是把一切打碎,再把每个碎片捡起、拼装,再重新开始,是一次又一次不得已的告别,我也曾一度迷恋汨罗搬家带来的体验,利用漂泊走遍四方来填满无知和各种好奇,但是房子并不等同于家,一个人安家的地方,是对于它所处的环境有归属感和认同感,他的房子也要像他这个人,房间是思想的延伸,是身体的四壁,是站在舞台上聚光灯打下来照亮的地方。你一开始以为房间是家,后来知道家是那几个人,几件从小摸过的物品,几扇窗前的风景。

我有我的宇宙飞船,选择做想要的自己,我想要的生活还藏在风声的密码里,一切是未知的,谁会知道那最后一幅插图里会画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