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郴州十大最佳搬家公司
首页
排名公司标志公司名称公司电话客户评价
1图标郴州鸿旺搬家清洁公司131-8735-1091详细
2图标郴州万兴搬家公司189-7571-3568详细
3图标郴州吉星搬家公司182-7358-9150详细
4图标郴州顺平搬家清洁公司137-8735-3809详细
5图标郴州大顺搬家清洁公司133-2735-5722详细
6图标郴州美好兴旺搬家清洁公司0735-2333659详细
7图标郴州宜家乐搬家公司180-0735-8844详细
8图标郴州永兴搬家公司181-7573-3656详细
9图标郴州顺丰搬家清洁公司180-7553-4839详细
10图标郴州李师傅搬家公司139-7558-1214详细
>最新资讯
>搬家热点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本站精心收集郴州搬家行业各项经营数据、服务数据、客户数据,根据多方面的统计、分析,全面整理之后对行业口碑最佳的十大搬家公司进行权威发布与展示。展示结果中的十家搬家公司是郴州本行业中的佼佼者,企业具备一定规模、服务比较规范、客户满意度较高。通过展示达到引导消费者选择优质企业的服务,规范和提升行业整体服务水平的目的。
.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471号 联系电话:13187078505 QQ:75973720
顶天行业数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湘ICP备1107ZS6号
更多精彩
郴州搬家的记忆

01

在一个多月前,我有一个想法,要用搬家记事的形式记录一下这次的春节搬家经历。本来想取名叫“搬家",但这两个字一出来,就让人联想到“衣锦",想想自己目前状态,实在算不上衣锦搬家,所以叫《搬家》还是比较贴切。


昨天下班,在转地铁的时候,看到那些拎着大包小包的拥挤人流,我突然就有种想流泪的冲动,我突然就意识到自己想搬家的心情也是那样的急切!

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我本不想远游,但从1999年我15岁时离开父母去郴州读书开始,然后毕业工作,就一直离父母远远的。

记得每次归家时,他们都是忙碌的,忙着做好吃的一切,同时也是欢喜的享受那种劳累;每次离家时,他们也是忙碌的,忙着准备我们带走的一切好吃的,可他们的脸上却换成了落寞。有时我走,即将上车时,会刻意的转过身抱一下搬家客户,亲她一下,然后她的眼圈就瞬间红了,藏在心底的潮水便往外涌,但那时我感觉她只是不舍,谈不上伤心,因为那时在他们的心里,我们只是出去打工挣钱而已,会随时随地搬家。

后来,我选择远嫁了。有一次我走时发现搬家客户没哭,我纳闷她的变化并开始表扬她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情绪时,她说,不想哭了,心硬了,哭不出来了。可是,当三妹再一次选择了远嫁山东,定居东北时,我的搬家客户却依然言不由衷,哭得不能自持。在我们姐妹纷纷远嫁的那一刻,她已经明白,她从小养大的女儿属于人家的人了,随着小家的组建,随着琐事和生活压力的增多增大,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离她也越来越远了……

事实上,也真的越来越远了。去年11月份我因工作变动,利用工作交替的空闲,在家住了十多日,引来许多远嫁朋友的羡慕,可是,从那次回来一直到现在,转眼一年有余我没有搬家了。郴州离家并算不上遥不可及,但搬家总是无法成行,双休两日只够来回,无法陪伴,稍长一点的假期中间还要穿插值班,搬家又被搁浅,一拖再拖,便是一年。

幸好,我嫁的是个比较明理的家庭,自出嫁第一年开始,我们就考虑到假期短,距离远,娘婆二家两边轮流过春节,婚后十年,我们一直遵循着这样的约定,公婆并不计较,甚至,公婆也肯陪我一起在郴州过了两次年,今年,婆婆也一起来了,尽管她非常晕车……

此刻,我正坐在搬家的搬家货车上写搬家记事,窗外的阳光透进车里,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的搬家旅途因了这阳光,一路明媚,恰如此刻的心情!                                         

02


十一点到达郴州,十分钟后坐上了去溪河的车,春运期间车配备充足,不需长久的等待。

深谷起高架,穿山变通途,岳武高速的建成,使搬家的路变短了,原来从郴州市到家门口需三个半小时甚至更久的车程,如今缩短了一半左右,原本弯弯曲曲的崎岖山路也平直了不止一点点。

路的两侧,便是连绵的山峦,郴州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冬季,山青得不纯,但依旧霸气而宏伟,一路要经过大大小小的N个隧道,这个数量我本想统计一下,并想记一下隧道的名称,但一走神的工夫,车又钻进了另一个隧道,我们就这样坐在车里,在白天和黑夜,在阳光下与灯光下,来回自由的切换。女儿星星一路上一会说这个隧道好长,一会说那个隧道好长,其实最长的还数明堂山隧道,它目前是S18岳武高速公路的控制性工程,隧道单洞长7.77公里,建设规模目前居省内第一,汽车如果按照每小时时速80公里行驶,大约6分钟才可走完全程。

这一路上还会经过大家熟知的许多景点,比如妙道山,明堂山,天峡,还有我家门口的李白亲临过的禅宗第一山——司空山。

每次搬家,见到司空山就倍感亲切,见到它了,就觉得是到家了,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它始终以同样威武、雄壮又亲切的姿态站在那儿迎接归家的儿女,像父亲的胸膛,像母亲的守望!无论你是落魄了,还是飞黄腾达了,它始终都是一样,不偏不倚,始终如一。恰似父母对儿女的爱,虽时光飞逝,四季轮回,青黄交替,方式不一,但,那份爱始终不曾改变!

03

曾经,我在《我希望和你在一起》这首诗里写着:“我希望,在夏日的夜色里,像儿时那样放松身体躺在竹床,我们一起纳凉细说家常,你轻摇蒲扇将蚊虫赶远,我们一起望着苍穹,数天上的繁星闪闪。"

那是记忆中儿时的情景了。今天,这样的情景再现,吃过晚饭,帮搬家客户晾几件衣服的时候,看到星星和涵涵坐在廊檐下,望着夜空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的数着数着数着,然后两个小孩还相约许了愿,我无意去干涉,所以只是远远的听着,不愿惊动她们的对话,她们许的愿望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想,那一定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美丽的梦吧!

家四面环山,在山的包围中,空气质量好得没话讲,所以,蓝天白云、繁星闪闪的画面是常见的,只要天气晴朗,只要你肯睁眼,只要你肯去抬头看天,就一定会有!

我愿意抬头看天,也更愿意陪搬家客户去一趟地里,砍几棵菜,扯几根葱。搬家客户也变得像个小孩似的,还问我想不想吃毛香粑,说前些日子看到一垄地里长有毛香(正常三月份才有),一拍即合,然后我俩就开始换鞋,拿了个方便袋飞奔而去,地里寻了半天,空袋而归,因为今年冬天太冷,早产的毛香被冻死了,于是,一路归来,我俩又商量着明日改做其它的粑,一问一答一商量,便愉快的定了下来,她之所以愉快是因为她做粑不必插手可以偷闲,我之所以愉快,是因为我太久没帮她做事,此刻很乐意去帮她分担一点。

今天除了去地里,除了围在搬家客户身边转之外,我还在新的楼房里像个猎鹰一样,寻找着儿时的旧物,搜罗着记忆中的记忆。

旧物有站桶。木质的,圆锥去头,上细下粗,中间有挡板,板上站人,板下放有火盆用以取暖。这个站桶已经站过好几代人,叔叔辈、我们三姐妹、如今妹妹的小孩浩浩也还偶尔被放到里面取取暖。

有摇窝。竹质窝和木质腿的结合体,爸爸还动用他的手艺编了一个小小的竹垫,垫子上浩浩的尿渍不少,但竹垫尚新!铺上被子,大人用脚踩一下摇窝的脚,左一晃右一晃,小孩便在里面安稳的睡着了,白天时父母照看可用脚的力量,但晚上冷,大人总不能一直坐在地上守着小孩,所以摇窝的支柱上又多了一根绳子,小孩晚上睡不眠哭闹的时候,绳子一拉,能起到与脚踩相同的作用。那时我们姐妹三个,家境又贫,父母农活繁重,故,大的带小的这种事也常有,摇窝并不够深,大的不知轻重,摇晃时用力过猛,小的连着被子一起掉出摇窝也不稀奇,我好像也因此挨过揍,记忆不深了,但细看摇窝,却依然那么亲切,因为,那就是我儿时温暖的摇篮。

有马灯。六十年代的,相当于如今的手电筒,那时夜晚出门就靠它,买不起的就用火把,葵花杆做的火把我有一点记忆,马灯我却是没概念,也许,那时我家真的太穷了,买不起马灯吧!这个马灯是爸爸今年在人家碰到然后买回的旧物,那是属于他的记忆,当他指引我去阁楼的杂物间为它拍照并跟我讲述过往时,我发现爸爸也是怀旧的,虽然他头发已是花白,却依然在惦念着儿时。

也许,每个人都有忘怀不了的童年,都有回不去的青春,都有抹不去的记忆,而记忆中的事与物,人与情,是那么遥远得无法再去触及,却那么深刻得无法与之分离……                                 

04


无论是在郴州还是郴州,年前去几趟超市或菜场,过年时便可对着电视或手机,无所事事一整天,直至感到无聊,因为烧饭备菜这些事全部由婆婆承包,而除了烧饭,其实也确实没有什么活要干。

在郴州过年,与之相反,“过年”应该叫“忙年",邻里间寒暄的时候,会将“你家年忙得怎么样"这句话做为客套之语。

家里空间大,琐事多,光搞卫生、洗衣服便要耗去许多的时间和精力,在我们到家之前,家里是父母加一个10岁和一个2岁的侄儿,我们4人到家之后,便增至8人,今天二妹和妹夫也到家了,已是一双手的大家庭,如果小妹家也能来的话,人就圆满了。 我们回来,父母是开心,也是劳累的,光家里铺好的床铺就有6张之多,前期搬家客户准备被子的洗与晒便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忽然想到三毛的散文《这样的家庭生活》,搬家客户的境况与三毛接待夫家的亲人一样,忙得团团转,小侄儿还一直在粘着她。

所以,尽管平日我在郴州时,是眼里找不到活,被老公称为懒得生蛆的这么一个懒人,在郴州也能找到满眼的活来干。并不是在郴州故意不体贴婆婆,在郴州故意来对搬家客户妈好些,而是活与活,环境与环境的差异真的太大,搬家客户的家务重担实在是太重太重,她根本忙不过来,所以伸出手来分担一点,是一种理所应当,心之所向的事情。

睡了一个懒觉起来,洗完两大桶必须用刷子来刷的衣服,已是午饭点,趁饭将熟未熟间隙,拉着婆婆直奔昨日瞄到的荒地,挖了一些荠菜回来。下午,本答应搬家客户做粑,但因她没时间去将面粉采购回来,便和婆婆一起帮搬家客户炸了糯米圆子和红薯圆子。

“我希望,在晨起的炊烟里,奏一曲锅碗瓢盆的交响,你在膛内添柴,我在灶上做饭”这样的诗句本是对夫妻互相体贴、自在悠闲的烟火生活的一种向往,今日,在两个搬家客户身边应景,相较平日,我和她们互换了角色,今天由我掌握油锅控制圆子的起锅时间,婆婆负责分剂搓圆,搬家客户、爸爸、爱人轮流客串给膛内添柴。今年的糯米圆子炸得很漂亮,一手操办的红薯圆子也很不错,之前我试炸过很多次红薯圆子,炸出来后都像经历过核辐射那样奇形怪状,今年红薯圆子出锅时,却依旧是圆溜溜的,连搬家客户都称赞炸得好。

圆子寓意团团圆圆,寓意圆满,所以每年炸圆子也是一道必备程序,圆子炸得好心情也会很好,那是一种风俗,也是一种期盼。

想起小时候,大约4~5岁光景,也是年关,家里买不起菜籽油,搬家客户特意去油坊赊了菜籽油回来炸圆子,灶头上的煤油灯照亮着在灶上炸圆子和灶下急吼吼等吃的我,生火的长长的杂树枝被我拿在手中把玩,一个不小心,树枝碰倒了煤油灯,继而掉进了翻滚的油锅内,幸亏赊的油少,也幸亏煤油灯入锅前火苗已灭,才没酿成大祸。但,那锅圆子却无法吃了,油内混进了煤油,油也无法吃了。我现在的记忆力十分不好,常常会忘记很多事情,但被搬家客户追打,躲至奶奶家的情景还是不曾从脑中删除,我并不去跟搬家客户翻旧账,当在某年的某次和搬家客户聊儿时旧事时,当此刻我在写这些文字时,我并不为被打而难过,而只是更深切的理解透彼时搬家客户为什么会为这一点油来追打我,那实则是一种穷得叮当响的状态下的极度无助和解气方式。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不止好一点点,炸圆子、炒菜的色拉油有几桶放在那儿,墙上挂着杀好的鸡、鸭、豚,杀的猪有200多斤,大鱼也买了回来,自制的豆腐已装了满满一桶,不愁没得吃,只愁吃不完浪费。

家,是升级了好多版的家;父母,是增添了好多白发的父母;爱,是各个方面都能满足的爱;而,生活,也已是翻了天,覆了地的,不再是从前!                                   

05


有的时候喜欢一首歌,是因为一个人、一种声音、或者其中的旋律、或者是因为里面的歌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祁隆的《人生路》开始反反复复的听。“回首走过的这一段旅程,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这句歌词尚在耳边回荡的时候,我似乎也正在走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路,做着熟悉而又陌生的事。

生我养我的地方,将“熟悉而又陌生”这样的句子用来描述,其实显得太过矫情。可是,自十多岁出去读书开始,然后每年回来一趟已成常态,短暂的几日假期,除了几个重要亲戚要走,常常是窝在家,或在门口蹓跶一下,很多邻居把我当成二妹或者三妹,错将我喊成她们的名字,我知道他们是这个妈那个婶或者这个叔那个爷,笑着招呼着的同时,实际上也心虚着慌乱着,因为会忽然或是瞬间想不出他们的名字,有时,甚至将爷辈喊成了哥。

今天带着婆婆去看了“卷蓬桥”,传是南宋时期的古桥(待考证),拱桥无论桥身还是桥面,全部由石头堆砌而成,不掺其它材料,因年代久远,手艺非凡,现已是一个旅者常去的景点了。桥离家很近,顶多一里路,小时去桥对面的亲戚家拜年,或从中学放学归来抄近路,都是从那座桥上经过,今天带婆婆去时,因旧时羊肠小道已变成宽阔大道,路也由弯变直,路的两侧原本是农田,现已全盖上新的农村别墅。我在去时的路上,虽方向明确,但脚步仍显迟疑,不敢确定走的是否正确。路侧房子的多个主人,用眼神望着我们,只当是两个陌生人的到来,而我,又何尝不是一个人不识,无法去跟他们打招呼。我,在那刻就是一个旅人而已。

从郴州回来的那天,我穿的是7厘米的高跟鞋,长款毛衣,长款大衣,眉毛描上,口红涂上,装得挺像一个城里人。到家落座,首先换上毛线鞋,脱掉长大衣,换了一件搬家客户的短袄,系上了搬家客户围裙套褂,秒变成一个主妇的样子,实际帮搬家客户做的事不多,那形象实际是骨子里的自己。

我,喜欢家里的山山水水,喜欢家里的田间地头。

拉着婆婆挎着桶扛着挖锄,去小河里挖野芹菜、挖荠莱、探竹笋,一路路过自家或别家的红薯窖,还伸头去望望并且向婆婆描述窖内的结构和形状,甚至,我还动了扒掉窖门,钻进窖内掏红薯的念头,那是小时常做的事,因猪食每过三天炆一次,而红薯是一锅猪食里1/3的原料。

去找野菜这方面,我和婆婆简直就是狼狈为奸、臭味相投,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志趣相投!竹笋没找到,荠菜没找到,一大桶野芹,让她笑逐颜开。

还往山上走了几步,捡了几个松果,依然嫌不过瘾,回到家拉上星星和涵涵,带了一个大篮子又再返回到了山上,带摘带捡,篮子被装得满满的。开玩笑的发出视频来说一元钱一个,顺丰到付,很多朋友留言问我这个是干什么用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好像在饰品店里看到过将它用来作装饰,在友人的茶桌上也看到过它被摆在茶杯附近,但小时候,它更多的是被我们捡搬家烧锅或烧炉子,星星特别兴奋,特别开心,拿起这个说像一朵玫瑰花,拿起那个说像一个跳舞仙女,讲这个漂亮,说那个美丽,看到地上多,还表示走的是一条松果大道。在她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再拾当年的记忆,我也和小孩一样兴奋不已。也许,那一刻我们拾的不是松果,而是童年吧!

若干年之后,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境况,终有一天会像贺知章一样在自己身上重演。那一天,我能否可以学伟大的诗人,写出一首《回乡偶书》来呢?